大发森雅|左手拿诺奖,右手赚60亿,《乱来》是个什么鬼?

时间:2020-01-09 08:21:24

大发森雅|左手拿诺奖,右手赚60亿,《乱来》是个什么鬼?

大发森雅,导语:这天真是越来越冷了,又该买厚衣服了,虽然每次去购物的时候都会冲动的买下一堆,但是怎么觉得还是没有衣服穿,好像去年是裸奔过来的一样。一想到今年还要再疯狂消费一番,我这肉都疼。其实像我这种非理性消费的比起那些非理性买股票的人倒是好得多,起码我有实物啊。好多股民被套牢也不舍得割肉,最后都被割到脚腕了才不得不放弃。现在就有人对于这种非理性冲动进行一番解释写了本书叫《乱来》,并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奖。

北京时间10月9日,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授予72岁的美国经济学家、芝加哥大学教授理查德·塞勒,以表彰他在行为经济学上的贡献。今年的经济学诺奖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约折合735万元人民币)。

“乱来”的经济学家

理查德·塞勒(richard thaler)——行为金融学奠基者、芝加哥大学教授。1945年出生于美国新泽西州,毕业于罗彻斯特大学。

塞勒的主要研究领域是行为经济学、行为金融学与决策心理学。在行为金融学方面,塞勒研究人的有限理性行为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并作出了许多的重要贡献。

曾入选具有诺贝尔经济学奖先导意义的“引文桂冠经济学奖”的塞勒终于荣膺诺贝尔奖。

可是,他的学术生涯并非一帆风顺,一路走来有不少质疑和批评,但却最终凭借对行为经济学的贡献摘得经济学界的最高奖项。

除了经济学家这个头衔之外,塞勒还有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身份:演员。在获得2016年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奖的电影《大空头》中,塞勒本色出演,客串扮演了一名经济学家,他和赛琳娜·戈麦斯去了拉斯维加斯的一家赌场,向人解释什么是担保债务凭证。

看来这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确实有够乱来的。

此外塞勒非常顽皮,他清楚洞悉人性的弱点,他认为“当传统智慧犯错,推翻它的第一步就是睁大眼看看周遭的世界”。如今我们从结果来看,虽属不当行为,却也无比理性。

塞勒博士的造反有理,虽然他自己承认懒惰且不擅数学,对哲学议题不太有耐性,但是他观察力相当敏锐,可以凭实际观察获得可贵洞见。

“乱来”的经济学理论

传统经济学理论认为,无论是企业、金融市场参与者还是消费者个人,在所有经济行为中他们均被假设成是理性和自利的,同时会尽可能地追求最大利益。对此,塞勒持反对意见,他认为现实中的个人往往依靠直觉来解决问题,而且就算人们谨遵各种假设,也会经常犯错误,所以说理性的经济人假设往往是一种理想的、简化的假设。现实世界纷繁复杂,个体之间千差万别,不可能用一个假设束缚住所有个体。塞勒认为人既不完全自利,也不完全自私,只是个非完全理性的个体。

一、有限理性

塞勒发展了“心理账户”理论,解释了人们是怎样在内心中通过创建分别的账户来简化经济决策的;人们会聚焦于单个决策的狭隘影响,而不是它们的总体效果。他还向我们展示了厌恶损失能够如何解释以下现象:人们如果拥有某件东西,会比没有的时候更高估其价值,这一现象被称为“禀赋效应”。塞勒是行为金融学领域的奠基人之一,这一学科研究认知限制是如何影响金融市场的。

二、社会偏好

塞勒关于“公平”的理论和实验研究很有影响力。他展示了消费者对公平的关注会阻止公司在需求增加的时候涨价,但却不会阻止公司在成本上升时涨价。塞勒和他的同事还设计了“独裁者博弈”,这个实验工具被应用在大量研究中,用于衡量世界各地的不同群体对于公平的态度。

三、自制力缺乏

我们都知道新年计划总是难以执行,塞勒给了这个古老的难题一个新的解决方案。他展示了如何用计划者-实施者模型分析自控问题,这个模型与现在心理学家和神经科学家用来描述长期计划与短期执行间的矛盾的框架类似。我们打算存养老金,想选择更健康的生活方式,却经常失败,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会向短期诱惑屈服。在塞勒的应用工作中,他展示了如何使用“助推”(nudging,他自创的术语)来帮助人们更好地自控,来存下养老金和完成其他事情。

在塞勒眼中,消费者都会受到现实生活中“非理性”的影响,而并不是传统经济学公认的理性经济人。行为经济学力求解释在生活中看似失常的现象,这些行为的背后却有着深远的意义。比如,遇到恶劣的刮风或下雨天气,你还会不会去看提前买好票的球赛?按照正常的逻辑,相比于在暴风骤雨下赶往球场,在家里沙发上看直播应该是更好的选择。可是,在现实生活中,更多的人选择亲赴球场,不是为了锻炼自己的意志,因为消费者更加厌恶损失,冒着危险天气看球的大多数球迷已经不是为了某个球星,而是为了止损。

有学者发现,美国近百年来,股票的年化收益率高过债券6个百分点。学者进一步研究发现,“合理的”超额收益应该不到1个百分点,那多出的5个百分点怎么解释?

有一个小故事和大家分享一下,萨缪尔森有次问同伴,如果有一个赌局:下注100,输赢概率55开,赢了赔你110,输了人家拿走。你玩不玩?同伴不玩,但补了一句,如果是玩100次,那我就玩。同伴的第一个选择是基于厌恶损失,第二个选择是基于大数定律。萨缪尔森想了很久,最后写了篇论文,认为如果选择不玩第一次,那么就应选择不玩全部100次:假设已经玩了99次,那最后只剩一次,是不会玩的。同理倒推,98次,97次,直到第一次,哪次也不会玩。

塞勒的看法正好与萨缪尔森倒过来,他认为大数定律是对的,而如果要玩100次,那就要玩第一次。不能因为对眼下这次博弈的厌恶损失而放弃长期博弈的有利赔率。他由此认为,股票超额收益的来源,正是投资者因为过于回避短期风险,而放弃了长期有利赔率。他的大拇指定律建议是,投资者少看股价,看的次数越少,投资收益越高。

“乱来”的诺贝尔奖

诺贝尔奖1969年设立以来,至今已颁布了48届诺贝尔经济学奖。其中只有两次颁给了行为经济学家,上一次是2013年获奖的席勒,这一次就是这个“乱来”的经济学家塞勒。

而席勒后来表示,他获奖的那部著作是受到了塞勒的启发,所以就像我们前面所说的塞勒是行为经济学之父。

说起行为经济学在世界经济学界是一个“非主流”,所以在诺贝尔经济学奖里很少有行为经济学家获奖。

经过了30多年,行为经济学已经从当初一小撮人所热衷的“歪门邪道”(这是塞勒自己的说法),成为经济学研究的新典范,有许多学者前仆后继为这个学门建立起更扎实的理论与实证基础。塞勒亦在2015年担任美国经济学会主席,在过去,包括弗里德曼等经济学大师都坐过这个位子,他曾多次成为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热门人选。

所以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确实有些出乎意料,“非主流”上了大台面,这是不是意味着诺奖也在展现它的包容性?未来是不是还会有更多的“非主流”经济学家获奖?诺奖未来是不是越来越《乱来》?

“乱来”的高收益

行为经济学不止能拿来获奖,更能拿来赚钱。

刚刚获得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理查德·塞勒还是一家基金公司的创始人。

1993年,塞勒和russell fuller基于行为金融学理论创建名为fuller & thaler asset management的基金公司,专注美国小企业股。

在他的行为经济学理论下,公司替摩根大通管理的一只基金undiscovered managers behavioral value fund(ubvlx)表现优异,在过去五年中大多数时间里都跑赢了标普500指数。目前,这一基金资产已达60亿美元,而诺贝尔经济学奖仅约123万美元。

该公司的核心理念是,投资者都会犯错,最终目的就是找出这些错误。引用塞勒在电影《大空头》中的一句台词:“把人想象成以逻辑指导行为的动物,实在是疯狂之举。”

塞勒的这句台词的浅白意思就是,人类是个非理性动物。

正因为此,人类的大多数行为都属于“乱来”。

如果,我们在投资领域也“乱来”,那就只能赔了夫人又折兵。塞勒告诉我们作为股票投资者,在熊市中必须敢于割肉,否则你就是那儿茬新鲜的韭菜!